文章

【跟我走】昆明、大理:许你天、诗意,以及远方

【作者】
文_ 黄采薇/ 旅读中国 图_ 麦翔云、王铭伟/ 旅读中国、 CTPphoto
2019.05.27

初次造访云南,「昆大丽」是必访的黄金行程。高原上天阔云稀,无尽的蔚蓝天色令人一头栽进西南的浪漫里,像昆明人一样过日子、到大理古城酒吧里喝上一杯,或者和丽江远眺雪山,每一个,都能成为收拾行囊,即刻出发的理由。

 

除了北京、杭州、西安这样的旗舰级旅游明星,中国大陆的省会城市多半乏善可陈──大而无当的地方机关建筑、早、晚高峰拥堵的市区交通、抖音或微信公众号上火爆,但见面不如闻名的网红餐厅,似乎在交通枢纽以外,省会城市很难在旅行中找到独特的价值。

 

但昆明总让人有停下来的理由。

 

昆明,不只是省会

 

我在春城的一天,从米线开始。特别起早,到本地人大排长龙的馆子里唆一碗米线,然后沿著翠湖步行。

 

这个城市中心的小湖曾经与滇池相连,如今是游人来此不住徘徊的绿意,对日抗战时期在昆明西南联大求学的作家汪曾棋曾这样感叹:「你很难不喜欢这颗昆明的眼睛。」可不是吗?翠湖不单美得精致,还美得亲民──免费开放给市民和游客,夏日赏荷、冬季观鸟,彷彿得在这一带待上个小半天,才获得融入昆明生活的入场券。

 

翠湖冬日的红嘴鸥一点儿也不怕人。©麦翔云/旅读中国

 

并且当地人逛翠湖,还懂得挑时节。每逢冬日,昆明人会多留些时间,来这里看南迁避寒的红嘴鸥。上世纪八〇年代,第一批红嘴鸥迁徙到昆明,正好为改革开放之初、急欲发展城市观光的昆明提供了一张旅游名片,市政府与媒体大陆呼吁市民爱护红嘴鸥,还颁予这种鸟类「荣誉市民」的封号。三十多年过去,如今每年过境的红嘴鸥已达数万只,十一月气温下降以后,昆明市民便开始期待和鸟儿一年一度的约会。

 

这里的文化氛围则四季长青。翠湖西侧的文化巷、文林街,以及北侧云南大学让昆明即便地处边陲,依旧士子如林。清代的贡院就在云南大学内,民国成立以后这附近又多了两所大学,其中,云南大学前身东陆大学的主体建筑会泽院最引人瞩目,作为粉丝,校内的钟楼是一定要看上两眼的,这里可是姜文电影《太阳照常升起》的取景地。翠湖冬有红嘴鸥,但云南大学则以夏秋之交的梧桐和银杏出名,入夜之后,文化巷、文林街上的咖啡馆招牌亮起,独立书店、地摊、小市集、异国料理、酒吧、本地菜,要在这条可爱的街弄度过一晚,我想没有人会拒绝。

 

来大理,苍山、洱海间当嬉皮

 

昆明悠哉,大理悠缓,约莫金庸也知道,《天龙八部》中不慕江山爱美人的段誉只能是大理国王子,为了神仙姐姐,连性命也可以不要的迂腐偏执,是苍山洱海间千万年养成的痴气。上关风、下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大理不若江南细致,却另有一股中土没有的风流。

 

即便近年因为过度商业化、古城高度同质性而饱受老住民诟病(在观光资源丰富的云南,这几乎成为原罪),但只要多待上两三天(也请务必待三天以上,匆匆而过的大理,不是大理),仍然会感受到这里特殊的气质:它有中国大陆城市少见的包容──小小一座古城内,竟然「藏」著一座基督教堂和两座清真寺,当地很受欢迎的小吃「乳扇」可以往上追溯到西北游牧民族,包围古城的老城墙最早建于明代初期,从南门可以登上城墻俯瞰整个古城,但如果不喜人潮,沿著复兴路往北走,和中和路交叉口的北门斑驳墙垣仍令人发思古之幽情。

 

大理古城人民路上,建于 1930 年,中西合璧的天主堂。©郭惠仪/CTPphoto

 

但现在来到大理的游人,显然更受历史之外的风景吸引──所谓无所谓而为,所谓的生活感,其代表景点,便是古城南门入口不远处的床单厂艺术园。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废的厂房,近年成为艺术工作者的乐园,工作室林立,其中,正对大门的「大理摄影博物馆」常年举办展览,陶艺、烹饪和其他手作课程选择也不少,看这阵仗,是真心想勾引旅人留下来,好好过日子。

 

大理向来为欧美嬉皮所钟爱,也是这群崇尚波西米亚生活的旅行者,将酒吧文化带到大理。人民路上老牌酒吧最多,叶喻路则是新兴起的吃喝一条街,早闻丽江大研古镇酒吧俗不可耐,大理酒吧似乎勉强能称得上较好的选择,毕竟,除了大理啤酒,这里还能看到木瓜酒、梅子酒两种当地传统泡酒,如果一次旅行中只能选择一处畅饮,大理古城,会是我在离开前的选择。

 

©石宝琇/CTPphoto

 

搭乘东航,直飞昆明、丽江

 

 

✦更多内容请见《旅读中国》2019 年 5 月【完全保存版:世界文化遗产53+】

✦诚品、金石堂、博客来热卖中,或线上火速订购 

 

 ↶↶↶加入旅读LINE@好友,好康优惠讯息一把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