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跟我走】昆明、大理:許你藍天、詩意,以及遠方

【作者】
文_ 黃采薇/ 旅讀中國 圖_ 麥翔雲、王銘偉/ 旅讀中國、 CTPphoto
2019.05.27

初次造訪雲南,「昆大麗」是必訪的黃金行程。高原上天闊雲稀,無盡的蔚藍天色令人一頭栽進西南的浪漫裡,像昆明人一樣過日子、到大理古城酒吧裡喝上一杯,或者和麗江遠眺雪山,每一個,都能成為收拾行囊,即刻出發的理由。

 

除了北京、杭州、西安這樣的旗艦級旅遊明星,中國大陸的省會城市多半乏善可陳──大而無當的地方機關建築、早、晚高峰擁堵的市區交通、抖音或微信公眾號上火爆,但見面不如聞名的網紅餐廳,似乎在交通樞紐以外,省會城市很難在旅行中找到獨特的價值。

 

但昆明總讓人有停下來的理由。

 

昆明,不只是省會

 

我在春城的一天,從米線開始。特別起早,到本地人大排長龍的館子裡唆一碗米線,然後沿著翠湖步行。

 

這個城市中心的小湖曾經與滇池相連,如今是遊人來此不住徘徊的綠意,對日抗戰時期在昆明西南聯大求學的作家汪曾棋曾這樣感嘆:「你很難不喜歡這顆昆明的眼睛。」可不是嗎?翠湖不單美得精緻,還美得親民──免費開放給市民和遊客,夏日賞荷、冬季觀鳥,彷彿得在這一帶待上個小半天,才獲得融入昆明生活的入場券。

 

翠湖冬日的紅嘴鷗一點兒也不怕人。©麥翔雲/旅讀中國

 

並且當地人逛翠湖,還懂得挑時節。每逢冬日,昆明人會多留些時間,來這裡看南遷避寒的紅嘴鷗。上世紀八〇年代,第一批紅嘴鷗遷徙到昆明,正好為改革開放之初、急欲發展城市觀光的昆明提供了一張旅遊名片,市政府與媒體大陸呼籲市民愛護紅嘴鷗,還頒予這種鳥類「榮譽市民」的封號。三十多年過去,如今每年過境的紅嘴鷗已達數萬隻,十一月氣溫下降以後,昆明市民便開始期待和鳥兒一年一度的約會。

 

這裡的文化氛圍則四季長青。翠湖西側的文化巷、文林街,以及北側雲南大學讓昆明即便地處邊陲,依舊士子如林。清代的貢院就在雲南大學內,民國成立以後這附近又多了兩所大學,其中,雲南大學前身東陸大學的主體建築會澤院最引人矚目,作為粉絲,校內的鐘樓是一定要看上兩眼的,這裡可是姜文電影《太陽照常升起》的取景地。翠湖冬有紅嘴鷗,但雲南大學則以夏秋之交的梧桐和銀杏出名,入夜之後,文化巷、文林街上的咖啡館招牌亮起,獨立書店、地攤、小市集、異國料理、酒吧、本地菜,要在這條可愛的街弄度過一晚,我想沒有人會拒絕。

 

來大理,蒼山、洱海間當嬉皮

 

昆明悠哉,大理悠緩,約莫金庸也知道,《天龍八部》中不慕江山愛美人的段譽只能是大理國王子,為了神仙姐姐,連性命也可以不要的迂腐偏執,是蒼山洱海間千萬年養成的痴氣。上關風、下關花、蒼山雪、洱海月,大理不若江南細緻,卻另有一股中土沒有的風流。

 

即便近年因為過度商業化、古城高度同質性而飽受老住民詬病(在觀光資源豐富的雲南,這幾乎成為原罪),但只要多待上兩三天(也請務必待三天以上,匆匆而過的大理,不是大理),仍然會感受到這裡特殊的氣質:它有中國大陸城市少見的包容──小小一座古城內,竟然「藏」著一座基督教堂和兩座清真寺,當地很受歡迎的小吃「乳扇」可以往上追溯到西北遊牧民族,包圍古城的老城牆最早建於明代初期,從南門可以登上城墻俯瞰整個古城,但如果不喜人潮,沿著復興路往北走,和中和路交叉口的北門斑駁牆垣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大理古城人民路上,建於 1930 年,中西合璧的天主堂。©郭惠儀/CTPphoto

 

但現在來到大理的遊人,顯然更受歷史之外的風景吸引──所謂無所謂而為,所謂的生活感,其代表景點,便是古城南門入口不遠處的床單廠藝術園。這裡原來是一片荒廢的廠房,近年成為藝術工作者的樂園,工作室林立,其中,正對大門的「大理攝影博物館」常年舉辦展覽,陶藝、烹飪和其他手作課程選擇也不少,看這陣仗,是真心想勾引旅人留下來,好好過日子。

 

大理向來為歐美嬉皮所鍾愛,也是這群崇尚波西米亞生活的旅行者,將酒吧文化帶到大理。人民路上老牌酒吧最多,葉喻路則是新興起的吃喝一條街,早聞麗江大研古鎮酒吧俗不可耐,大理酒吧似乎勉強能稱得上較好的選擇,畢竟,除了大理啤酒,這裡還能看到木瓜酒、梅子酒兩種當地傳統泡酒,如果一次旅行中只能選擇一處暢飲,大理古城,會是我在離開前的選擇。

 

©石寶琇/CTPphoto

 

搭乘東航,直飛昆明、麗江

 

 

✦更多內容請見《旅讀中國》2019 年 5 月【完全保存版:世界文化遺產53+】

✦誠品、金石堂、博客來熱賣中,或線上火速訂購 

 

 ↶↶↶加入旅讀LINE@好友,好康優惠訊息一把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