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特別報導】雲南,不只是麗江:最後的茶馬集市「沙溪」

【作者】
文_吳歆宜/旅讀中國、圖_麥翔雲/旅讀中國 感謝_大理州旅遊局、劍川縣政府
2018.11.06

當一波波遊人跟隨著導遊湧入大理、麗江古城之中,在震天價響的車載音樂中,感受「最炫民族風」之際,古城裡最早的一批移民者,早已悄悄地背起行囊,鑽進深山老林裡,尋訪下一個安居天堂……

 

八月盛夏,當麗江與大理古城裡遊客熙來攘往,旅行巴士往復循環之際,位於滇西北山區的沙溪古鎮,依然一片安寧靜謐。由於山高路遠,且遠離主要幹道,沙溪古鎮的開發程度遠不如前兩座古城,也因此有著「二十年前的麗江、十年前的束河」之稱。

 

初抵沙溪古鎮的遊人,大概很難想像,眼前這座黃土撲面的村寨,在歷史上一度比肩麗江、大理,同樣也是茶馬古道滇藏線上重要的商貿轉運站點之一。輝煌大氣的興教寺前,精雕細琢的古戲臺下,有著面積幾近麗江大研古城兩倍的四方街,八方而來的馬隊商幫,就在此馱運著一袋袋食鹽、茶葉、馬匹、毛皮,南來北往,絡繹而去。

 

早年,沙溪幾無本地遊人,更多是西方來客。

 

衰敗古鎮,重獲新生

 

沙溪古鎮之所以能成為重要驛站,要歸功於其卓越地理位置,位處麗江、大理兩之間,南通寮國、緬甸、北接四川、西藏,使其自漢代以降,便是滇藏茶馬古道上的重要節點;唐宋時期,古鎮鄰近地區接連挖掘出諾鄧、喬後、拉雞、彌沙等四大滇鹽鹽井,更使沙溪如虎添翼,益加繁榮。

 

直至民國時期,現代化的柏油道路一里里延伸,海空航運也急速發展,曾經扼大西南經濟命脈的茶馬古道重要性衰退,曾經風頭無兩的沙溪古鎮也隨之沒落。對於沙溪古鎮命運關鍵性的一擊,要屬二一四國道之修建。全長三千兩百五十六公里的國道二一四線自中國大陸西南橫穿而過,途經青、藏、滇、川四省,是西南地區重要的經濟大動脈。這條道路連通麗江與大理,卻略過了沙溪,從山的那一頭絕塵而去,從此把沙溪遺留在舊時光中。

 

直到二〇〇二年,世界紀念性建築保護基金會(WMF)將之納入「一百零一個世界瀕危建築保護名錄」之中,沉寂多年的古鎮才終於迎來轉生契機。

 

一夕鍍金,專家來援

 

隨著獎項加持,深山野村引來了國際古蹟修復專家的關注,很快地,來自瑞士的聯邦理工大學空間與景觀學院與劍川縣政府達成合作協議,長達十年、為期四期的「沙溪復興工程」由此展開。

 

系統性的全鎮古蹟營造,不只修復了一度殘敗的古鎮民居,使得寺登街得以重現往日芳華,也帶動了鄉村青年回巢風氣,讓老幼留守的農村重新煥發活力。

二〇〇五年,經過初步修復的沙溪古鎮再獲獎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遺產保護傑出貢獻獎。

 

瑞士古蹟維護專家堅持有所本、修舊如舊的修復原則,使沙溪在大興土木之際依然保留有茶馬古道原汁風貌,在如今仿古小鎮遍地、步行街千街一面的當下難能可貴。

 

既然是馬幫造就的城鎮,沙溪古鎮從布局到建築單體,皆帶有馬幫特色。全鎮沿著一條「寺登街」由前開展,街道盡頭是停駐馬匹、交換貨品的廣場──「四方街」,廣場長約六十公尺、寬達四十公尺,地面以紅泥板石磚鋪成,四面寺廟、戲臺、商鋪、馬店林立。

 

舉世唯一,滇密寺廟

 

一如麗江古城四方街兼具社交、商貿、文化傳承等多重功能,沙溪古鎮中心的四方街周圍同樣也是熱鬧非凡,沙溪最具特色的兩大古蹟──「興教寺」與「魁星閣」便坐落於此。

 

沙溪興教寺與西安城南保存有玄奘舍利塔的唐代古廟重名,但是欲興之教,卻非漢傳佛教,而是特殊的密宗支派「阿吒力」教。

 

興教寺前四方街上,過去馬幫商販雲集,如今是遊人最愛的歇息乘涼處。

 

阿吒力又稱為滇密、大理密宗、白密,屬於佛教密宗一支,約莫於唐代由印度傳入大理一帶,並在當地白族群眾中廣為流傳,曾經一度是南詔、大理等國的主要宗教,後因明清兩代,多次被中原政權冠以「土教」、「邪教」之名禁絕,逐步衰弱,如今沙溪這一處,便是唯一僅存的白密「阿吒力」教寺廟。

 

衰敗的阿吒力教為求發展,遂轉入白族民間信仰之中,與白族「本主信仰」結合,又融入了道教、禪宗等內容,演變成集大成的多元信仰。

 

相對於以漢譯佛經為本的漢傳佛教,延續唐朝密宗的日本密教、傳承至印度的藏密等,現今的滇密已大不同於最初傳入的佛教密宗,而更近似於以解決地方民眾禮俗需求為目的(諸如婚喪嫁娶場合念經、法事等)的實用宗教。

 

↶↶↶加入旅讀LINE@好友,好康優惠訊息一把抓!

✦更多內容請見《旅讀中國》2018 年 11 月【 生生世世桃花藏:林芝.波密】  

✦誠品、金石堂、博客來熱賣中,或線上火速訂購